位置:明德文化首页 > 文学 > 新闻内容页

东篱老马犹奋蹄——祝贺马俊海先生新作《采菊东篱下》出版洛钊

作者:洛钊|发布时间:2016-05-10

 作者:洛钊 来源:洛钊博客

文友马俊海老兄又出版新作,那日他手提两个大书包来到我住的书香华苑,我们这个院是石家庄日报开发的楼盘,报社不少人住在这里。老马还在报社后院的老楼住,到我们楼下打电话让我下楼来拿书,说书太沉就不上楼了。很多书都签名盖了章,他找出给我和我女婿的书一并给我。

我和老马既是同事、文友又是手足兄弟。我们同年生于战乱的石家庄,同样出身清贫的家庭,同样用半生心血办报,共同的经历让我们靠的更拢,彼此知人知心。八十年代初我就熟悉地区报的马俊海。1994年初市委组织部平调我从《企业家报》到《石家庄日报》,在“燕赵晚报”工作。1992年后那时地市刚合并,马俊海从“建设日报”并入《石家庄日报》任副总编辑,这期间作为同事和文友打交道多了起来。我俩经历相同,情趣相投。上高中他在正定中学,我在市三中,他考上河北大学中文系,我则投笔从戎先来到军营再考入军校完成我的学业。后来我调往北京工作,一去十几年。再回到家乡未免人地两生疏。一次文友聚会两人一见如故,但都已须发斑白。席间论起岁数,竟是同庚属马人,老马说你肯定不如我月份大,我是正月的,哈哈比我大了三个多月,此后我就毕恭毕敬的称他“仁兄”了。

马俊海先生前些年出了新作《拾穗记》,专程送来在我家小坐,《拾穗记》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创作时间跨度为40年。按照马兄自己的说法,这些旧时作品犹如丢落在地上的麦穗,如今捡拾起来汇集成册,于是萌生了此书的书名。我曾细细品读,受益匪浅。

去年春天我和老伴阿臻在团结出版社出版了《博客伉俪舞夕阳》,到了秋天老马说准备再出一本书,让我帮忙联系了团结出版社,通过审批拿到了书号。书名取自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意蕴,尽抒自己退休后向往闲适恬淡的田园生活。分诗歌、小说、散文、文艺评论四卷。

读《采菊东篱下》给我的印象,仁兄是报人,新闻传媒才是正业,文学创作只能说是余业。仁兄首先是位诗人。其“诗歌卷”就收录了几十首诗作,他以浓重的色调,状山川之秀美,寄旷达之情怀,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其次仁兄是位散文家。当他刚刚走出校门,在正定县里双店公社中学教书时,一篇“最新最美的图画”就发表在1972年《河北文艺》第5期上,才华展露。石家庄地区报社很快发现了这匹千里“马”。1974年,马俊海调入日报社,当上了“无冕之王”。

他写的“怀念贾大山”,登在石家庄日报上,文笔优美,感情细腻,被很多散文作者视为写作文本。

仁兄又是位文艺评论家。无论是他发表在1983年3月《文论报》上的“文艺作品要反映伟大时代”,还是为他人著作写序、写读后感,都显示了他的文艺评论才华。

仁兄是资深报人,退休后仍手不释笔,把晚年的生活感悟一点一滴凝聚笔端,留墨成文。作者在该书简介中自述:“爱好舞文弄墨,多年来游走于新闻与文学两个圈子,但终归还属于新闻人。”

他对生活的热爱很感人,退休后很多时间寄情山水,在国内外旅游,法国、英国、西班牙、日本、宝岛台湾,都曾留下足迹。在时下欲物横流的年代,把诗和文学创作当作事业去追求,让我感动。他的诗在技巧上已日趋成熟丰满。他诗的特点是:清灵、淳朴、自然、有内力,艺术表现空间大,从有限到无限.从有形到无形,总给人以美的享受,读来很有诗味。

他以汹涌澎湃的情感给诗注人生命的活力,展现了诗的光芒和魅力,给人一种与后现代派、朦胧诗完全不同的感受,丰满、鲜活、不造作,完全给人们营造了一个美的世界,即精神的归宿。给诗人们树立了一个好样子。

总之,仁兄的诗文是很独特、鲜活的,他是一个激情澎湃的诗人,诗意达到较高较深较广远的大境界。书写,创作已是仁兄的一种生活和精神状态,新书出版犹如自己用心血哺育出来的孩子呱呱坠地,让人亢奋、让人欣慰,我也为之欢欣。

 

 

 

 

 

 

责任编辑:王单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热度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