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明德文化首页 > 民俗 > 新闻内容页

羊年清明春草盛 祭祀踏青两相宜——清明随笔

作者:刘绍本|发布时间:2015-04-04

来源:洛钊博客    昵图网配图

      乙未年春季,我们来到冀中腹部博野大地上,举行清明节文化“怀念革命先烈,倡导文明祭祀”研讨会,意境非凡。特别是日前媒体披露,据林业专家实地测定,博野县沙窝村一带五个邻村近万亩连片原生古梨树群,共植有8万余株,树龄200年以上的便有2500余株,最长近400年。这一带鸭梨种植可溯到唐代,最初引进于晋州,至清康熙年间已形成种植规模。现正积极筹办对这一带的系列乡村生态游,让这不可再生、为数不多的绿色文化遗产能够发挥出最大效益。现在召开的传统节日研讨会,恰是在“梨花枝上春雨滴”的氛围中进行的。

       已于2008年被国家明确定为法定传统节日的清明节,也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大约从周代开始,至今过此节的历史已有两千五百多年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而在黄河流域,与清明相应的物候现象为桐始华、田鼠化驾、虹始见。(见《农桑通诀》)此时此刻,在华夏大地上气候变得温暖,雨水显得充沛了,整个生活环境开始滋润鲜灵起来。

      清明节,总是在每年农历的三月间,阳历的4月5日前后。在古代,清明节的前一、二日,称为寒食节,俗传禁用烟火,只能吃事前做好的熟食,不能点着灶火加热。相传此俗起源于晋文公悼念被焚的“不言食禄”的偕母隐者,下令这天举国为“火禁日”。读《左传》都知道,就是这个隐士介子推曾追随晋文公逃亡十九年,最困难时曾“割股奉君”,但是到了晋侯掌权执政时,他却躲避深山,劝进不出,烧山不出,内心呼唤着“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由于这两节相距很近,后来寒食节逐渐与清明节相融合,同时又加上些曾过的上巳节活动内容,成为同一个节日。到了每年清明这天,成了民间的祭祖日,人们要拜扫坟墓,追忆先人。据《旧唐书·玄宗纪》所载,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寒食上墓,宜编入五礼,记为恒式。”宋代的朝廷更有规定:“寒食”至“清明”三日,各地均须祭扫陵墓,以表示对死者的悼念。到了日子,“官员士庶,俱出郭省坟,以尽思时之敬。”此俗一直沿袭至近世。

      清明节时祭拜祖先,感恩先行者,就使得这个节日本身蕴含了尊崇生命、敬贤孝亲的人文精神韵味。今年为乙未羊年,在春节前后发表了许多“羊年说羊”的文字,其中有些作者不断引用“告朔饩羊”等样的成语典故。原来语出《论语·八佾》:“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看其礼。’”原来在东周时期,有一礼制名为“告朔饩羊”。每年冬季,周天子把第二年的历书颁给诸侯,诸侯领到后便藏之祖庙。到了每月初一,便杀一只羊,但杀而不烹,只是祭祀于祖庙,然后回朝听政。可是延续到春秋时期,自鲁文公起始,诸侯们感到腻烦便不再亲临祭祀,只送一只活羊应付一下。子贡认为这种做法名存实亡,当事人敷衍塞责,已属形同虚设,主张去掉。但此看法却遭到老师孔子的反对,认为不能只去吝惜那只羊,更应重视祭祀礼制得以传承。   

      为此,学者李泽厚在《论语今读》中有所解说,让人联想起对待传统节日习俗应持的态度:“即使某些典礼仪文已失去其实用意义和具体内容,但其形式本身仍有某种价值在。它是远古文明的具体遗痕,在后世即以审美意味吸引着人们,培育塑造的是某种审美情感。”长期以来,人们在传统节日,包括春节和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乃至重阳等,都会参与祭拜等仪式活动,这些活动流传了上千年,尽管对于生者还是死者没有什么实用意义,但谁能说其毫无价值?按照现代人类学的理论,当人知道埋葬死者,或给予某种丧葬仪式,表现的就是人的族类自觉的开始,也许就是人的文化心理的开始。

      对于传统习俗有这样一种认知,不仅需要受过现代文明的洗礼,而且还要对文明的发展历程有着深刻的理解。如果仅是具备一点现代文明的皮毛知识,则很可能将一切传统习俗斥之为“守旧”和“迷信”,将中华民族慎终追远、缅怀先祖、尊崇生命、承延命脉的优秀传统,试图强力干预,直至人为地中断。聪明的子孙应该认真考量并力行的,不妨是在内容上强化现代含义,积极引导对革命先烈的追念;在形式上提倡“遥祭”,以鲜花代替冥币和纸扎,避免烧物带来的大气污染,使得我们生活环境越加风清气正,留得绿水青山长在。

      清明节的传统习俗,不仅要祭奠祖先,缅怀先人,而且还要远足踏青,亲近自然,意在催护新生,崇尚生机。此俗繁胜情景,唐诗宋画多有描述。杜甫《清明》诗:“着处繁华矜是日,长沙千山万山出。渡头翠柳艳明眉,争道朱蹄骄啮膝。”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更描绘了当时东京(今河南开封)清明节时人们出郭扫墓踏青归来的景致。   

      逢此时日,往昔多户人家先去祖坟祭祀添土,然后结伴游赏郊外胜景,并携浆肴相聚饮;或簪柳、插柳、放纸鸢、打秋千;或驰马野外,探花于名园。宋人吴惟信在《苏堤清明即事》诗中有所描绘:“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可见当年“倾城出郊,四野如市”的节日盛景。至于回到家中,人们还有在门口和檐前插上柳枝的习俗,或者头上戴柳圈,插柳于鬓边。“听得沿街卖柳条”的市声,早把满街满巷洇染成了绿色。

      然而,我们现今度过清明传统节日时,在亲近自然、尊崇生命的节俗活动里,万万不可把“踏青”理解成“践踏”、“糟蹋”青草绿色;更不能将“插柳”理解成为“扯枝”、“毁树”,慢待枝条。不是吗,新时期里已将清明插柳的习俗演变成全民植树节的崭新风尚,让祖国大地四季长青,和风遍至。

      过一个清朗而澄明的传统佳节吧,羊年清明春草盛,祭祀踏青两相宜。让我们重温传统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尽抒对大自然的感恩与敬畏,把生命之曲在无限春光中演奏得愈加嘹亮!

 

附:

博野羊年清明文化研讨会有感

 

清明雨,洒博野,

先人呼号烈士血。

唐塔荫下春草绿,

古树梨花白如雪。 

清明雨,催新叶,

燕赵儿女关山越。

朗朗乾坤共手起,

耿耿诗心似火烈。

 

(作者为河北师范大学教授)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热度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