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明德文化首页 > 明德经济论坛 > 新闻内容页

揭秘西方富豪“裸捐”的幕后潜规则

作者:张捷|发布时间:2015-11-20

揭秘西方富豪“裸捐”的幕后潜规则

 

来源:明德文化网     分类:张捷老师看天下

作者:张捷                责任编辑:徐睿达

 

编者按:

太多国人迷恋西方社会的道德高尚,将西方富豪的“裸捐”引为美谈,大加赞赏西方的各种基金会,极力粉饰西方的太平社会,甚至中国的一些土豪也盲目跟风,裸捐起来,结果死得好惨!

然而我们真的了解西方社会吗?结果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我们不但是不了解,甚至连皮毛也不通一点。我们不知道西方社会的真正统治者是一群看不见的贵族阶层,我们不知道西方基金会的基本运作模式,我们所能知晓的西方富豪不过是一些粗陋的暴发户而已,而且他们也不过是必然要挨宰的羔羊……西方社会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实在是一重又一重的迷雾,还是让我们仔细阅读、认真思考一下张捷老师入木三分的深刻解读吧!

 

正文:

基金会——西方各种博弈势力的载体

我们可以发现美国等西方国家有大量的基金会,这些基金会都是以各种慈善为目标而运作的,而且它们掌握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和经济力量。在我们能见到的各种市场变化、国家政治、意识形态之中,这些基金会的影响可谓无所不在。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这些基金会是西方各种博弈势力的经济载体。如果说贵族是人群的一个圈子,一个个贵族的小圈子就是各种势力的代表,各种势力人群的载体。不过这种圈子利益的维系还是比较模糊的,而基金会作为各种势力的博弈的载体则是极其紧密地由法律、经济和国家武力来共同保障的一个核心机构了。

我们时不时地看到西方的顶级富豪把自己的财产全部捐献给了以自己的名字设立的基金会。这些基金会表面是以慈善为目的的,他们将资产捐给基金会而不留给子孙的行为,曾经让我们很多人得出了他们行为高尚的想当然的结论。后来也有人提出了他们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逃避西方的遗产税。要知道西方的遗产税是非常高昂的,可以超过遗产的一半。这个说法实际上也只是说到了一点点皮毛,它远不仅是避税的目的,遗产税顶多也只是避税的一个方面而已。我们知道的就是捐赠是免税的,而事实上富豪所捐赠的都不是现金,而是他们的持股的实物资产等,这些资产要变现就得支付高额的所得税。就如当初设立公司可能只投资了10万美元,以后股票价值10亿美金,这样的结果就是你的股票只要转让就基本是要纳税的纯收入了,而这些资产进入基金会却是免税的。对于成立基金会来说,你的收益所得到的避税利益经常是超过你做各种慈善支出的。所以基金会逃避的不仅仅是遗产税,还有所得税。但是问题的核心更深藏不露,远不止是怎样避税这样简单的问题。

 

对于这样的基金会,核心问题是基金会的所有者是谁。对于西方的私有制社会来说,基金会的所有权不是国家,而是个人,这样的基金会都是私人基金会,即使是有些基金会名义上是属于社会公益属于全社会所有,但是基金会的章程等等是保密的,基金会实际的所有人就是在基金会担任实际职务的人,这些人的产生有他们秘密的程序,不是外界所能够知道的,更不是民众、国家社会所能够参与的。富豪捐助这样的基金会,最实在的结果就是基金会还是掌握在这些富豪的后代手里,而以这样的好处避税只是最直接、最表面的好处,核心利益远不在这里,而是在于保持家族对财富的永远控制、世代掌握。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上的著名富豪们的遗产,就是以各种个人名义或其他名义存在的基金会。

如果是遗产继承,继承人怎样处置你的遗产,你是难以干涉和限制的。而且作为继承人,也经常会有纨绔子弟把家产败个精光的事。如果你平均分配你的财富给子孙,你的子孙们越来越多,结果也是导致财产被分割的越来越分散,你最后的市场竞争力只会极大地下降。话说回来,中国传统的嫡长子继承制,其嫡长子继承主要财产的做法也会给子孙带来重大利益纠纷,子孙间因而反目成仇的事比比皆是,这样反而便宜了外人。同时也不能保证嫡长子就是最优秀的孩子,这也会有极大的问题。因此传统中国有富不过五代的说法。而西方国家则有所不同,设立基金会并且设立基金会的运作规则,使得你所有的子孙必须遵守这样的规则,对于不肖子孙也可以在基金会的层面通过当初设立的规则处理直至剥夺其在基金会相应的权利。对于自己的子孙,这样的基金会实质上就是一个社会公社,各种花销都是基金会支付,是给子孙们建立的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主义小社会。并且,你所有子孙的社会影响力也给基金会添砖加瓦,子孙们都在基金会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况且,基金会还可以聘请最好的职业经理人来进行操盘,这样还可以达到你的家族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因此,在实质上,这样的机构就是把家族的利益长久凝聚在一起,看似公益事业实际上就是私有,这样的体制保障了西方的家族富豪势力可以突破中国富不过五代的瓶颈,且家族的财富不会被分散,这样家族的所有成员都必须围绕这个基金会来发挥自己的力量,这也使得西方的贵族家族可以有长期的影响力。

 

 

对于这些基金会,其规则是保密的,其资产也是保密的,即使是某种原因必须要公布的资产,他们的资产价值也往往是被严重低估,有意低估的。因为他们有极其大量的资产是以取得成本记帐的,比如我们当今拍卖市场的,可以拍到上亿美元的艺术品和古董,这些贵族家族传承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件。仅仅中国流落在海外的文物,能够上百万美元的精品,估计就是数百万件,这就是多少万亿美元的财富,西方的历史艺术品和古董价值就更高。这些东西,应该叫做宝贝的东西,在贵族的基金会那里,很多是当年以极其低廉价格的取得的,甚至是在账面上都没有计算什么价值的。其实,对于各种公司、产业的投资也是如此,控制他们的贵族们根本没有什么富豪榜的头衔,他们对于基金会的所有不是简单的以资产所有的方式出现的。同时我们还要认识到的就是你拥有多少资产和你控制多少资产又是有极大的不同的概念。在西方股权分散的情况下,持股5-10%就可以在跨国大公司中发挥决定性的影响,而这些大公司的整体影响力又是倍增了很多的,就如美联储是私人机构,有多家核心银行控股,控制这些银行的股东基金会对于世界的影响力绝对不是那一点股权的资产价值,而是有着巨大的间接利益所形成的无形力量在发挥作用。

因此,这些家族基金会的实力往往让世人震惊,而这样的实力却从来不会公开化。我们能在富豪榜上所见到的所谓富豪们,实际上不过是这些势力面前的粗陋的暴发户而已,金融危机就是真正主宰世界的这些基金会大佬等强大势力对于这些暴发户的“剪羊毛”。因此,在金融危机中,各种金融、经济的博弈都是零和博弈,大家都亏损,那又是谁赚取了大家损失的财富呢?就是这些不公开的、保密的基金会,也就是由这些贵族家族形成的真正的强大势力。

西方的媒体,实际上也是被这样的基金会们所控制和拥所有的,媒体永远不会有针对其老板的言论自由。而基金会也不是上市公司,其资产和经营行为是不公开的,尤其是关于他们的家族性,西方建立的“个人隐私不得侵犯”的规则,在实际上是保护他们幕后秘密的潜规则。西方的媒体虽然是有言论自由,但是这样的“言论自由”是西方的势力集团制定的,西方媒体没有侵犯他们“隐私”的权利,西方的媒体言论自由是建立在不得侵犯公民隐私和商业秘密的基础上的,而这些基金会的运作就是“隐私”和“商业秘密”。媒体监督的只能是新崛起的、可能与之作对的暴发户和公众娱乐所关心的戏子、明星等等,是这些势力需要控制的政客、公务员和代理人而已。对于这些基金会,媒体只是宣传机构,不是监督机构。他们的各种政治话语权,要通过媒体来影响世界。幕后的主人绝对不是在前台让人们关注和紧盯的各类代理人、英雄、明星和暴发户,而是上帝似的“看不见的手”。

 

西方社会征收遗产税,其根本目的,不是要他们社会中的这些富豪们真的来缴税,如果对于富豪们都是这样的税收掠夺的话,富豪几代以后的财产就都归属了国家,还有谁会在这样的国家投资和定居?尤其是那些移民国家,没有好处,吸引外边的人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税收掠夺,结果肯定是逼迫资本外逃,而这些国家吸引外来富豪的移民正是他们立国的国策!所以通过遗产税要调节财富,不让有人在社会中靠食利来生活,本身就是给西方老百姓的童话,而他们捐助所有资产的目的是建立服务老百姓和社会的慈善基金会,就更是一个童话。西方这样的税收政策,背后就是要通过制定规则来让西方富豪们都建立起来诸如各种基金会的机构。这些机构在本国设立,受到本国的管辖和控制,而设立他的富豪们已死,很多规却则是不可更改的,也不可能再迁往国外,而且这些机构只要在国内,就是西方国家的财富,成为国家富强的经济基础。贵族式的富豪们在这样的国家建立自己的家族准备千年传承的基金会,需要的就是这个国家的强大,以国家的法律和规则给自己的资产和子孙以保障,这也是富豪们所需要的,是对于他们定居的吸引力所在。其中犹太人在历史的迫害压力下,这样的家族性是最强的,而美国的保护政策也使得全球的犹太人的财富永久性的流入了美国,这些财富受国家的保护,反之他们也要影响国家的政权和维护国家的长期强势,这是一个追求共赢的博弈。

西方的以捐抵税是一项基本政策,让基金会募捐以推动和发展公益事业,由于各个基金会肯定要把捐款使用到可以发挥最大效用的方向,利用市场和社会的力量调解这样的捐助的使用,比政府用自己的行为来管理,成本就要小了很多而效益却更大。在事实上,很多捐助的社会效益甚至替代了政府的行为。同时,这样的做法,也是各种势力参与国内政治的一个关键,因为他们的慈善和捐助是要获得政治资本的。就如中国历史上的田氏代齐,中国的统治者在发生田氏代齐以后,对于富豪的慈善就极其忌讳了。后来的沈万三捐助修建城墙反而引来杀身之祸,而对于西方社会这样的行为基础与中国不同,因为自古希腊以来西方就有民主元老院的存在,中世纪的教会内部也是民主选举,西方没有中国这样的神权集权体制。所以这样的慈善行为就是西方各种势力博弈政治资本的游戏规则之一,西方的基金会通过慈善来渗透到教育、医疗、社会福利等等各个方面,影响了西方社会的主流意识,决定了民主选举的方向和规则,其力量浸染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我们看到富豪热衷设立基金会保持家族的千秋万代利益,而西方影响世界的基金会的来源却不仅仅是富豪们的设立,西方社会的各个政党也有他们自己募捐的基金会,是政党的经济来源和重要实体,各个政治领袖利用自己的个人政治魅力,也可以在社会捐助下建立自己的基金会,因此形成来源于政治贵族和利益集团的经济实体,各种带有政治倾向的基金会;对于宗教更是号召他们的教众奉献资产支持教会的慈善基金会,是宗教以其精神影响力合法占有教徒财产的方式,也是宗教活动的经济来源和宗教影响力的经济基础之一。这些决定西方社会的各方博弈力量都建立了代表自己利益的基金会等经济博弈实体,掌握经济力量,经济成为了一个博弈的平台和力量的来源。因为在西方社会已经建立了以钱为决定力量的社会博弈规则,而不是专制独裁时代的决定权了,这样各种势力就找到了一个在民主竞选过程中政治博弈的平台之外的一个经济博弈的平台,而且对于一个国家和社会,经济基础更加根本。这样的平台的存在,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促进了西方各种博弈规则的建立和公平,因为金融资本、政客集团和宗教他们的经济命脉都在同样的金融、资本市场上同台竞技,他们的势力彼此限制对方的阴谋和罪恶,维持了博弈的公平和市场的竞争,让当今社会走向光明。

 

操纵这些基金会的贵族家族之间也是广泛的联姻、联盟,使得各个历史贵族、富豪所建立的基金会之间也是紧密联系的,为了一个决定世界的群体,也就是幕后决定世界的人的小集团。他们与政治精英、贵族,宗教领袖等等也有广泛的社会联系,这样的内部同盟关系是一般老百姓无法知道和进入的领域。西方世界这样的群体是跨越国家和国界的,对于东方的新兴国家,如果你没有能够进入这样的圈子,实际上你就没有真正的融入西方的世界,你与他们是隔着玻璃天花板的,说你的崛起改变资源版图威胁了西方老百姓的生活只是借口,真实地背景是不能威胁这样一群人的利益,希特勒的兴起是他们的利益需要,希特勒的灭亡也是因为威胁了他们的利益,而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让西方真实恐惧的也是因为威胁了他们的利益和游戏规则。当今中国的崛起不在他们的规则之内,所以他们要一致的遏制。这个世界是以财富实力为决定的基础,从某种程度的核心意义上来讲,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在博弈。

 

所以对于西方的各个基金会,我们不但要知道其在西方世界的强大经济实力,也要认识到与他们捆绑的各种政治势力和人群的力量,他们是各种势力博弈的一个经济的平台,每一个强大的基金会背后均有真正的影响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强大势力。基金会是金融资本、政客集团和宗教的载体,承载了金融资本、主权国家和宗教势力的经济社会等多方面的博弈,是这个世界幕后决定体系的载体之一。

 

 

作者简介:

张捷,男,明德文化网首席专家,量跃资本首席经济学家。

 

祖籍河北唐山,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后从事多个行业并多有建树,现为《环球财经》副总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经网特约评论员、律师、金融地产投资人。2006年来发表了许多有影响力的著作和文章,涉及政治、经济、法律、历史等多方面,因其视角独特,思维敏捷,逻辑缜密而引起较大反响。已出版的著作有《信用战》、《房势》、《房噬》、《涨价的世界》、《资源角逐》、《霸权博弈》等。

 

张捷老师在思考与写作中,逐渐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格:务实、理性、富有建设性,以解剖刀般的方式分析阐述问题的根源和内在机制,着重从制度设计、规则博弈的层面对问题提出自己的解决之道。代表这种典型“张氏风格”的文章包括:《非洲买矿记:为什么中国有钱却难以买到资源》、《我们为什么在铁矿石博弈中屡战屡败》、《揭秘炒房团利益链:为开发商提供民间融资赚钱》、《私有化是怎样洗劫国家和国民的》、《“作假”韩寒》、《私有化阳谋》、《欧债协议:新慕尼黑阴谋?》等,这些文章在《瞭望周刊》、《第一财经》、《环球财经》等媒体刊登后,引发了各界的广泛讨论。张捷因工作关系与中国经济前沿的领军人物深入接触,亦操盘了若干较大的经济项目,这些一手资料成为他解读通胀、定价权和民主等热点问题的珍贵素材。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热度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