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明德文化首页 > 明德经济论坛 > 新闻内容页

互联网+是税收套利带来的繁荣

作者:张捷|发布时间:2015-11-15

 

互联网+是税收套利带来的繁荣

——互联网+让征税权流失和税负不平等竞争

来源:明德文化网     分类:张捷老师看天下

作者:张捷                责任编辑:徐睿达

编者按:

      在“股神”徐翔被抓之后,人们在惊叹之余不能不思考其背后混乱的股市规则等问题。而在双十一之后的互联网电商的所创造的独家900亿的巨额交易背后,人们更多的则是艳羡,很难想到此中的特别深意。也只有张捷先生的那种用深厚的经济学理论、丰富的金融实业经验来共同铸造的如椽大笔,才能象手术刀那样的解剖出这纷乱的经济现象背后的深层病因,或者我们更应该叫做除根之药。

 

 

       在国家大力提倡万众创新、全民创业的时代背景下,互联网+几乎已经成为整个社会青睐的工具了。但是电商利润究竟从何而来,为何来势如此之猛烈,电商与税收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它又如何成了税收套利的工具,它是怎样促成了电商与传统行业不公平竞争的,背后真正的获益者又是谁,还有什么东西我们没有看明白呢?这一系列问题不仅需要犀利的眼光,更需要雄厚的理论基础、着眼于国家层面的战略思维、以及那剥茧抽丝条分缕析的细密思维能力。就让我们顺着张捷老师的思想之路去一点一点地看明白这纷乱的经济现象之后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吧!

 

 

正文:

        在美国因特网的前提明确下,互联网+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征税权的流失,电商的网络信用体系建立了虚拟的网络社会、网络政府,导致政权的征税权流失与电商崛起!电商崛起的经济来源实质是税收套利下的不平等竞争。

       为何以往大家必须注册公司和有银行账户才能够经营?因为你的客户是需要你的营业执照和银行账户带来的国家工商管理和金融体系的信用,别人能够找到你的法人和能够确认你的账户才会与你交易。这交易当中必须的政府管理的信用需求,是政府能够成功课税的基础。而这个信用被电商的网店管理和第三方支付平台所替代以后,电商就是网上政权了,它的取费代替了你的征税!网络上的各种经营都不缴税了!征税权的流失和征税权带来的巨大利益,才是其真正的价值来源,与互联网创新的外衣是无关的。而美国是网络霸权国家,互联网+绑定的这个网络是美国因特网,这个电商的网上政府,实际上就是美国网络全球政权体系下的一个网络地方政府了。

 

 

       想一下某著名电商和他所处的浙江小商品作坊环境,小商品和零配件的企业老板,以前是一个个体工商户的执照,然后一张银行卡收款和付款在一起没有账本,税收是按照流水进行核定的。现在变成了网店和第三方支付账户,所有的均通过网络支付平台办理进货和出货,企业或个体户的银行户头没有流水,整个所有的税收都不用缴纳的,这里不光是营业税和增值税,还有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是平均税负一下子变成了电商取费的空间了!

       如果产业大规模的网络化,就是我们税源的大幅度的流失!而电商与传统商业的巨大落差就是税收为主的!我们现在给各个产业变成互联网+,就是把传统的经营各个环节放到了网络上,就让每个环节成为一个结算中心,这个结算中心冠以网店,结算方式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就税收都逃避了!想一下浙江这样的省份有多大的此种需求,就知道为何浙江崛起了著名的电商!其实真正依靠电商成功的企业比例很低,却被广泛宣传,真正带来电商网站巨大利益的,是可以避税的链条。

       我们可以见到的就是个人和网店通过第三方支付转账非常方便容易,而中国的税收管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限制公户和私户之间的转账,就如你的公司要给你个人账户转账是需要很麻烦的手续的,但在电商的互联网+下,这个屏障没有了,想要偷税变得非常的容易。西方的税收管理其实是比我们更加严格的,西方收取现金是需要3%的钞汇差价的,而且持有大额现金的交易甚至被定为非法,中国是宽松的多的,这公户和私户的管理在网络上也被打破,最后我们的税收如何保障?

 

 

       可能有人会讲我们的很多小商店也是收现金不开发票的,因此也是如网店一样收税收不上来,说这个话的不是书斋里的书呆子就是故意的,实际上所有的实体店铺别管多么小,工商税务部门都不会放过的,别看他们是收现金不开发票,是需要被核定定额征收的税款的,这核定的数额一点不少,要少就是腐败的结果,同时要为腐败付出代价!同时只要实体店铺存在,就还有环卫、市容、门前三包、各种附加等等准税收的费用、摊派、强捐、劳务等等,这些都是传统行业为了维持社会运行所必须付出的成本,这个成本的承担对互联网+的企业也要公平一致才好。

       我们可以看到某个巨大的电商企业有大约2万亿的交易额,可他们纳税多少呢?计算了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以后2014年才100亿出头,被描述为税收贡献巨大。但这个税收的比例只有2万亿交易额的千分之五!这是两万亿对应的所有的纳税额,2万亿交易的背后是参与交易的各方以网店的不注册不纳税都没有缴税的!正常情况下2万亿交易额对应的企业是注册和纳税的,是有2万亿的产值和GDP的,按照我们目前的纳税率,所对应的企业的纳税额可能需要5000亿以上的税额的,仅仅是按照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的4-6%,光增值税也是1000亿的税额以上,而一般纳税人的增值税是17%,还有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等,里面税收流失有多少就可以知道了。这个2万亿占了中国社会零售商品总额的8-10%,我们的消费对GDP和税收的贡献大约是三分之一,也就是这个比例下正常应当产生4000亿的税收的。

 

这里电商与传统商业是否先进,我们只要看看对电商如果按照传统行业的平均税负20%多征收一下税费会如何?就算不征企业所得税、店主个人所得税,我们对电商的交易征收一下增值税会如何?别说电商还不成规模,电商平台有2万亿的交易额,比任何的传统销售市场的成交额都要大得多了,别说它的销售额是众商家共同创造了,义乌的小商品市场也是众商家创造的,一样是要缴纳定税的!义乌能够发达也是缴税少,而各种批发市场,大商场里面的商家,也是独立的商业,商场物业就是抽流水的,这与电商上有网店,电商抽网店的流水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如果这个电商企业下的全球最大零售商品市场还不征收同等的税收,你让其他的传统市场怎么活?你如果比别人先进,你再比别人有规模,怎么可能你不能承受与别人一样的税收?!如果征税就不能存活,只能说明你是依靠这个套利存活没有先进性。

 

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到20151111日这一天,互联网+的龙头一天的交易额创造了历史纪录达到了912亿元,这900多亿元他们总计有多少利润和多少税收?我们要看到的是900亿里面GDP贡献的总税赋是多少?传统行业如果是900多亿元的销售额,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中国的征税率平均水平,不会少于200亿元的,这里面的增值税就是17%!(这里不要天真的被骗为17%增值税有抵扣,这抵扣是前面企业已经缴纳的税款,而互联网+不注册,从根上就是没有税收的,就算是正规的厂家,它的成本进项税额也被抵扣到它传统商品的销售当中进行避税了),再加上企业的所得税和企业主的个人所得税或者个体的个税,总共是多少税?!你全民狂欢的背后是税收流失买单的!如果同等条件与传统企业竞争,互联网+有这个奇迹?而我们哪一个传统企业能够有你900亿一天的规模?传统企业900亿一年的规模有没有?你已经在规模上优势巨大了,为何同等纳税你就生存不了?这不是很好的说明互联网+的繁荣是依靠税收套利实现的吗?!

       在互联网+下,传统行业的税收也是可以利用政策造成税收流失的,比如广告费的税收与互联网的信息费的税收是差别很大了,利用互联网+的政策,很多传统行业的利润被输送和转移成为互联网+的利润,一方面迎合了政府当中一些人的好大喜功,粉饰出互联网+的繁荣,另外一方面就是传统行业得到巨大的税收利益。就如当年什么都变成高科技去免税一样,报表上高科技产值暴增,实际却是一种避税的手段。我们对原来的高科技项目的造假避税还是容易甄别的,但互联网+确实是将互联网与传统行业混合在了一起,这里面的利润输送你是分不清的,就如电商,他的配送成本和人员可能是最多的,为何不算是传统的配送物流行业?!而更有一些企业,把本来企业内部的销售网络搬到电商网站上变成网店的销售,各个销售员的销售都在这网点上下单,传统行业的利润变成了互联网+的网店收入,网店没有税收啊!

 

       这里的征税权流失还要有关税的问题,跨境电商带来的是大量的税收流失。虽然我们要倡导自由贸易和改革开放,但这是要双方对等谈判的,被单方面的绕过关税壁垒,肯定是吃大亏的事情。我们注意到连重庆这样的内地,都在保税区里面建立起了跨境电商体验商场,商场看到商品不能买走,只能下单邮寄,这国际邮寄的费用有多贵?他们的优势就是关税壁垒带来的差别,这个逃税就是跨境电商的生存空间。以往是很多境外代购,个人到境外旅游的代购,但这是蚂蚁搬家的做法,规模是受到限制的。而现在的跨境电商是在保税区开设的大型商场式的建筑,是大规模的化整为零的批发业务,对行业的影响即将产生规模效应。如果外国人能够有这样的避税通道,而我们出口的产品没有,他们就可以单方面的限制我们的产品,这样的互联网+的发达,我们算总账是合算的吗?

 

征税权的流失就算我们政府不在乎,这对传统行业竞争起来公平吗?有如此巨大的税收差别,你如何让传统企业与之平等竞争?这个税收的流失不是社会的伤疤吗?不是互联网痂?因此电商为何不在发达国家崛起而是在中国发达呢?背后这个巨大利益是不可忽视的,税收套利是不可忽视的。美国现在搞的是全球征税,有美国背景的人全球开户都受到严密监控,而我们的互联网+却在混淆账户的公私性质,给税收流失带来方便,这税收流失带来的巨大利益羊毛,还被他们说成了羊毛出在猪身上,政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不是与蠢猪无异吗?为何只有中国崛起了超级的电商?中美的差异在哪里?需要我们好好认识的。

 

——2015-11-15

 

 

作者简介:

张捷,男,明德文化网首席专家,量跃资本首席经济学家。

祖籍河北唐山,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后从事多个行业并多有建树,现为《环球财经》副总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经网特约评论员、律师、金融地产投资人。2006年来发表了许多有影响力的著作和文章,涉及政治、经济、法律、历史等多方面,因其视角独特,思维敏捷,逻辑缜密而引起较大反响。已出版的著作有《信用战》、《房势》、《房噬》、《涨价的世界》、《资源角逐》、《霸权博弈》等。

 

张捷老师在思考与写作中,逐渐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格:务实、理性、富有建设性,以解剖刀般的方式分析阐述问题的根源和内在机制,着重从制度设计、规则博弈的层面对问题提出自己的解决之道。代表这种典型“张氏风格”的文章包括:《非洲买矿记:为什么中国有钱却难以买到资源》、《我们为什么在铁矿石博弈中屡战屡败》、《揭秘炒房团利益链:为开发商提供民间融资赚钱》、《私有化是怎样洗劫国家和国民的》、《“作假”韩寒》、《私有化阳谋》、《欧债协议:新慕尼黑阴谋?》等,这些文章在《瞭望周刊》、《第一财经》、《环球财经》等媒体刊登后,引发了各界的广泛讨论。张捷因工作关系与中国经济前沿的领军人物深入接触,亦操盘了若干较大的经济项目,这些一手资料成为他解读通胀、定价权和民主等热点问题的珍贵素材。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热度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