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明德文化首页 > 教育 > 新闻内容页

职业教育:培养中国制造的新生劳动大军

作者:周围围 杨月|发布时间:2015-05-16

    北京市商业学校内有一个学生咖啡馆。这是学校为酒店服务专业的学生专门开辟的一个咖啡馆。白天上课期间,咖啡馆是学生的实训课堂,下课后,咖啡馆是学生的社会实践平台。王丽萍正好是当天的领班,负责吧台所有业务。中国青年网记者 周围围 摄

                                                                                                                                                   来源: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16日电(记者 周围围 杨月)“我国有1.33万所职业院校,每年招生约1000万人,在校生约3000万人。这3000万人的背后是3000万个家庭,涉及一亿多的社会底层的工农大众,这批孩子如果学好了技能,找到了好工作,这些家庭就稳定了,家庭稳定自然对国家充满信心。”北京市商业学校党委书记史晓鹤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介绍到,“3000万职业学生一年一年累计下来,就是中国新生的工人阶级,他们将服务于中国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是支撑整个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石,也是支撑中国制造业升级的基石。”

  发展职业教育已成为时代之需。5月10日,李克强总理对以“支撑中国制造,成就出彩人生”为主题的首届“职业教育活动周”作出批示:进一步培养形成高素质的劳动大军,进一步提高中国制造和服务的水平。

      现状:对职业教育的认识有待改善

“刚开始,我爸不同意我读职业学校,我就是喜欢,是我自己要来的。”在北京市商业学校就读酒店服务与管理专业的王丽萍告诉记者,“来学校后,我学会了很多东西,有时候在家里还会做给爸妈吃。我爸现在经常会很骄傲地在朋友面前说,女儿会做咖啡、点心,学会了很多东西,进步很大。”

  其实,像王丽萍父亲一样,对职业教育抱有歧视态度的人不在少数。而像王丽萍一样,“就是因为喜欢”而自主选择职业学校的年轻人也不在少数。

  90后的杨璐凯,19岁中职毕业就开始参加工作的他,短短几年时间就在职场中脱颖而出,如今已是浙江省义乌市臻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在回答“如果再次让你选择上普通高中还是中职学”时,他仍坚决地答道:“如果让我选择,我还会一无反顾选择上我们的中职院校,这不是说普通高中不好,因为我本身对汽车这一块比较感兴趣,我选择自己热爱的,我能够一如既往在自己的行业当中坚持下来,我认为工作就很开心,这就是我想要的。”

  “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识有待改善,其实职业教育,同样也是青年成长、成才、成功的一条路径。而且职业教育直接服务经济社会,创造价值,因此,技能是宝贵的,劳动是光荣的。我们要在全社会营造‘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行行出状元’的浓厚氛围,让更多的人了解职教、接受职教,才能够真正为年轻人打开成功成才的大门,为百姓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史晓鹤呼吁。

  “职业教育的目标就是要把学生培养成为职业道德、职业能力过硬的德能兼备的人才。”北京商业学校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程彬介绍,“围绕着德能兼备的人才培养目标,在史晓鹤的带领下,北京市商校形成了一套系统化的职业素养成长教育模式。我们学校的学生,上学即上岗,毕业即就业,从不愁工作难找。”

  相比其他教育,职业教育更加直接地面向就业,特别是面向青年就业。统计数据表明,高职学生毕业半年后就业率达到90%,且毕业生月收入增长“跑赢”通货膨胀;中职的就业率更是连续9年保持在95%以上。2014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含普通中专、职业高中、成人中专、技工学校)毕业生数为577.70万,就业人数为558.54万,就业率为96.68%。

  职业教育问题关系亿万劳动力就业,影响亿万百姓日常生活,既是教育问题,更是重大民生问题和经济问题。但当前职业教育的地位还没有得到社会的充分认可,职业教育的发展还有很多障碍没有解决。
  出路:按教育规律办学、按经济规律办校

  中国的国力竞争取决于国民竞争。国民竞争一定程度上与职业教育水平息息相关。职业教育是中国新生工人阶级培养的基地,是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一方面,职业教育为社会培养了新生劳动力,另一方面,职业学校在校生规模逐年攀升,经费占比却连年下降,低投入难保稳发展。

  2012年,职业教育经费占全国教育经费的比例为12.10%,预算内经费占比为9.81%。以中职为例,与1997年相比,2012年中职在校生规模在各级各类学生总规模中占比从4.36%升至6.94%,但经费占比从12.67%降至6.9%,财政性经费占比从11.41%降至7.02%。

  教育部资料显示,“十一五”以来,中央财政对职业教育的投入超过500亿元,但主要是专项拨款。而支撑职业教育学校稳定办学的生均拨款,却迟迟难以落实。

  “我们的职业教育应该是大树慢长,小树慢养的过程。”对于职业教育的未来发展,史晓鹤说:“坚持按教育规律办学、按经济规律办校,要研究市场需求。”

  这些年,职业教育面临着生源减少、投入不足等多重难题,中职尤甚。“前些年,我们每年能招1000多名学生,这两年能招一两百人就不错了。”面临着逐渐缩小的生源市场,史晓鹤将目光投向了更大的企业和社会市场。

  “以前就是单纯的人才培养,现在我们不仅负责企业人力资源培训工作,而且直接参与到整个企业的发展战略,这给学校提出了一个大命题:如何提升服务企业的能力。同时也出现了另外一个局面,企业和学校不再是两张皮,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与此同时,通过多年的社会服务,史晓鹤发现,“围墙”外的社区培训需求,更是一个亟待开发的“蓝海”:“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社会对专业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学校正好有这方面的教育和企业资源,我们开始调转‘船头’,开拓社会培训,比如我们多年来开展的会计资格培训,再加上和企业开发企业安全标准化培训,每年培训量达到2万多人次。另外,社区居民的文化技能需求更亟待开发。”

  史晓鹤还表示,“职业教育不是关在屋子里的教育,一定是要为社会服务的,不仅社会要了解职业教育,我们自己也要主动贴近社会,服务企业,服务社会。”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热度时间
小星云 572天前

职业教育直接面向市场,服务社会,是经济新常态下,解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最为有力的途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