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明德文化首页 > 服饰 > 新闻内容页

上海滩名媛渐次老去 老旗袍留下绝代风华

作者:陈若茜|发布时间:2015-04-27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海派旗袍,是民国旗袍的典型代表,亦是那个时代的女性留存在世人心目中挥抹不去的时代印记。

宋路霞是上海知名的家族史作家,她从2007年开始了旧时上海滩名媛旗袍的收藏,而今已达百余件之多,这些旗袍的主人均是民国时期赫赫有名的女性,包括宋美龄,民国时期著名金融家、政治家宋子文的夫人张乐怡,外交家顾维钧博士的夫人严幼韵,徐志摩的原配夫人张幼仪,老上海们崇拜了一辈子的影星夏梦等。这些旗袍现均被收录新出版的《上海名媛旗袍宝鉴》。

宋路霞说,从接触到这些旗袍,到萌生念头收藏这些上海滩名媛穿着过的旗袍,完全出于偶然。她开始家族史写作已逾二十多年,采访过的家族不下二十多个,包括李鸿章家族,盛宣怀家族等。此后宋路霞又单独以大家族中的女性为对象展开了上海滩名门闺秀的书写,接触到许多珍贵的老照片,照片中女子无一不是身着新式的海派旗袍,华丽端庄。

“这样的老照片看得越多我就越感慨,像这些旗袍我活到63岁都没见到过。我们小时候接受的是红色教育,不论男女全部都是穿绿颜色的军装,全国一片绿海洋、灰海洋,根本谈不上时装的概念;改革开放后,西方的时装又涌入国门,中国本民族的服饰存在这样一个断档。”宋路霞说。

在采访家族史的过程中,宋路霞接触到许多大家族后代,包括尚健在的一些老太太本人,她们很多都并不为意,将自己昔日穿过的旗袍慷慨相送。“一次我打电话给香港李鸿章家族后人,一位95岁的老太太李家晋那里,她是李鸿章的曾孙女。我对她说, 李老师,你翻翻箱子,把你照片上穿的老旗袍找出来。 对方回答说, 你为什么两个月前不打电话过来,两个月前我送掉了两箱的旗袍。 我说, 你为什么送掉两箱旗袍? 她说, 我受刺激,我的一个朋友,跟我年纪一样大,她去世以后,她的孩子从她的房子里拖出去9麻袋的衣服全部扔掉,其中一大半都是旗袍。为什么要等他们给我扔,我自己活着自己扔。 ” “像这种情况,小辈们并不懂这些旗袍的珍贵,如果我们不去追踪,扔一件就少一件了。”宋路霞说,李老太太后来又翻箱倒柜,终于又找出来两件旗袍。
在收藏旗袍的过程中,宋路霞结识了同在上海的上海总商会第一任会长严筱舫的曾外孙女、严幼韵的外甥女徐景灿女士,二人一拍集合,整合资源共同收集。“我这边基本都是大家族的后代,在采访过程中我们都成了好朋友,所以还能敲开他们的家门,徐老师那边则许多都是亲戚。”

“由于种种复杂原因,民国时期的名媛旗袍留在大陆的已成凤毛麟角,我们动员上海的名门闺秀跟海外的亲戚联系,更多的旗袍是从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四面八方寄回来的。”

在宋路霞收藏的百余件旗袍中,宋美龄的旗袍有三件,其中一件黑色真丝暗纹提花旗袍显得尤为端庄,其收藏经历亦颇为周折。宋路霞在写作上海滩名门闺秀时采访过严筱舫的曾孙女严仁美,当时她已经是百多岁的老太太。“我们讲旗袍,我让她把老照片里的旗袍拿出来给我们做展示,开眼界,她说我的旗袍 文革 中都没有了,但是我有宋美龄的旗袍。”宋路霞一听,觉得这也不得了,几经周折从严仁美的上海老公房的床底下的箱子最底部打捞上来这三件被尘封的旗袍。

原来严仁美跟孔家大小姐、宋蔼龄的女儿孔令仪是闺蜜,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严仁美初到美国时就住在孔令仪家里,通过孔令仪的关系宋美龄曾送过她一箱子的衣服。其中这三件宋美龄旗袍就是严仁美20世纪80年代初从美国带回上海的。

“老太太说现在年纪大了也不能穿了,你们要拿去展览拿去好了。”宋路霞说。

另一件浅粉色真丝镶珠花旗袍是张乐怡的旗袍。“最为珠光宝气的一件。”宋路霞说,“张乐怡是民国时期著名金融家、政治家、政府高级官员宋子文的夫人。她一生陪同丈夫参加过无数次重要的活动,在各种公众和官方场合她始终身着中国旗袍。”这件旗袍也是几易其手最终从纽约快递回沪。

宋路霞最喜欢的是晚清洋务重臣盛宣怀的侄女盛范颐的两件真丝苏绣旗袍。“一件为翠绿色蝶恋花,另一件是红底仙鹤寿桃,是她半个世纪以前在苏州定做的。”宋路霞说。老太太现在还健在,已经97岁高龄了。“这两件起码是她十几岁甚至二十几岁时候穿的旗袍,胸围非常小,只有80厘米,我试了现在所有的衣服架子,都套不上。”90多岁的老太太了,回忆起自己当初定制旗袍场景,直感叹,“很麻烦,面料很考究,找款式,找裁缝,找绣工……”

现今81的夏梦是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金庸的梦中情人。“她的这件蓝色针织丝光棉旗袍,色泽清新淡雅,胸前配以精美的苏绣。”宋路霞说,为了夏梦这件旗袍,自己特意为此跑了一次香港,见到了传说中的夏梦……
当被问及还能否从这位老太太脸上看到昔日红星的风姿时,宋路霞摇了摇头说,“她已经摔了一跤,讲话也不多,元气不足了。人老了。”看着眼前华美的旗袍,想着这话,意味悠长。

 

条评论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热度时间